宋糖

一个拥有幼儿园文笔的作者,连设置保护作品都不会的沫沫……

短打

私设预警
误上升真人
短篇速打

陶桃×向横
高一教学楼
“向横!”陶桃揪住一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生甩在了墙上“你给我站好!”

“???”眼前的男生眉头一皱,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低头去看面前的女生。

“你……为什么要欺骗贺同学?”陶桃发狠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吓到这个男生,反而像一只气急了的小猫。

“噗”向横弯腰向陶桃靠近,“什么叫骗?我们当初两厢情愿,而现在她自己接受不了是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陶桃气红了眼眶,眼睛仿佛要把向横瞪穿。

“陶小姐先别生气嘛~”向横从口袋中抽出手,打断了陶桃的话。

“关于分手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是因为我……发现了我真正喜欢的女孩……”

向横突然拉起陶桃的手抬起来嘬了一口。

“你干嘛!”陶桃猛的抽回手。

“这位同学借一下你的纸和笔。”向横侧过身抽走了过路同学怀里的纸笔,在上面飞快的写了一行字“你等等……诺给你”

一团被草草被折起来的纸被塞到陶桃的手里……

“回到班在看哦!”向横扔下了一个wink,就利索的进了班级。

“哦,对了!”向横突然又从班级中探出头来,“这里面有你想要的答案,又有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
这下轮到陶桃蒙了。
“……”

回到班级,陶桃小心翼翼的展开那张纸条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白了纸条一眼。

“切~谁愿意啊。”

却没有感觉到上扬的嘴角与发烫的脸颊。

纸条静静的躺在垃圾桶里,没被撕破的纸皱巴巴的,上面再潦草的字迹也掩盖不住字清秀的本质和暧昧的气息。

“我对你一见倾心,愿用一生作为初聘礼,来换取你的一世,不知你可愿意?”


心情原因,停更n天。

写文?不存在的

刚刚看了一段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又想到了某位大大,我觉得确实有必要这么做,以后发文不带祺泽等真人的tag,我会注意的。(努力)

前生前世

前世前世

脑洞大开啊~

请勿上升啊~

上升停更啊~

为什么发这个啊~因为我想不出来恋写啥了啊~

估摸着这个也要烂尾啊~

陶×简

随看随赞啊~


正值太平盛世,当今皇帝虽政治有方,但却无法真真的体察民情,只能从朝廷中几位清廉臣子中少做了解……有一家最受皇帝的器重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此家便是名声远扬的——陶家。

陶家世代传承,所以做事也十分的谨慎从来都是十全十美让有心之人挑不出丝毫的毛病来。有趣的是陶家男儿众多,却唯独女子少之又少,算下来已经有3代的子孙中无女子了。

于是在陶家发生了这一现象——盼女娃。你说可笑不可笑,其它权贵恨不得子子孙孙都是男孩,可这陶家……却想着女孩。这盼了许久,终于在陶赫大夫人这里生下了女娃……这刚出生城中皆议论开来说这孩子的出生就是吉祥之照啊!呵呵,吉祥之照?这从何说起?
原来这胎不仅仅只有女娃,而且是个龙凤胎!

“生在四月,正是桃花开放之际……”陶赫抱着两个孩子,嘀咕着,“花香醉人……”陶赫转过来靠向陶夫人床边,满脸的宠溺:“夫人,要不女娃就唤陶桃,这小的男娃就唤陶醉罢了。”

“既然夫君认为好,那便是极好的。”

可惜啊……自古红颜最是薄命,这绝世美颜的陶夫人竟因为产后未调理好而去世……可偌大的陶家怎么会没有良药呢?陶赫又如此爱陶夫人,又怎么会不用好医好药呢?

皇帝闻后龙颜大怒,在早朝大发雷霆下令要彻查此事之时却被陶赫拦了下来。陶赫留着眼泪声音颤抖道:“陛下的心意,微臣已是知晓,但还请皇上不要彻查此事啊!”

“爱卿这是为何?丧妻之痛……不是一般的人能承受啊。”
“陛下,您对我的器重,不仅你我明白,而是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的。若是此后有挑拨离间的小人拿此事来做文章,陛下……那您就会难做啊!”
“……”
“陛下,这些人其实就是想让微臣垮掉,可微臣没有那么脆弱,要是微臣坚持下来,就是证明了陛下您没有看错人,说明微臣真的是有实力的,也扬了陛下的龙威。”

在这普天之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陶赫乃是痴情人,连个妾室都没有,有人就开玩笑说:“陶赫这个人,你要是美人与死硬让他一定要挑一个,他肯定宁愿选死也不选美人……”
固然丧妻无疑对陶赫是致命的打击,所以陶赫对天发誓一定要把陶桃、陶醉育成人中龙凤。幸运的是,两人也甚是听话,姐弟俩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论何人都要夸上一句“神童!”

转眼间就到了该上私塾的年纪,陶醉被送往皇宫内与众皇子一起上课,而陶桃因为是女子只能由陶赫从外面请教书先生。可是在古代“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观念根深蒂固,这第一个“赫赫有名”的教书先生还没上到半个时辰就被刚上完早朝的陶赫给“辞退”了,这位教书先生竟只让陶桃自己认字,不讲解,只是在位置上呼呼大睡。陶赫又花重金聘请,却不知从哪里请了来一个“穷书生”,姓简,名宏,已经有40的高龄了,他老来得子名为简亓,年龄与陶桃相仿。父亲饱读诗书,简亓自然也不例外,小小年纪能把四书五经读个彻透,名正言顺的被陶赫收为陶桃的书童。

“桃儿,过来,见过你的老师。”
“学生见过老师。”
“嗯。”
“老夫的幼女就拜托你了。”
“请陶大人放心,简某定当竭尽全力。”

陶赫拉起陶桃的手,蹲下来与之平视:“跟我来,见见你的书童——简亓。”

“嗯。”

陶宏引着陶桃走出门只见杨柳依依,微风袭来将绿柳拨开,幼小的身影回头笑的正好,刺眼的阳光照耀在白嫩的脸上透露出白皙的光,嘴角自然上扬露出两颗稚嫩的虎牙,仿佛“咬住”了陶桃懵懂的心。

“爹……”幼小的孩子转过身发现认错人时,满脸写满了慌乱,立即改口抬手行礼“见过陶大人,陶小姐。”

“哈哈哈哈!”陶赫笑的爽朗,带着笑意“好,既然你叫我一声爹……那我就收你为义子,从今往后你就跟着陶桃,一起学习,书童什么的就算了吧。”
“……”
“还不赶紧谢过?”简宏小声提醒。
“小生谢过大人。”
“嗯!好。”

一年过去的很快,两人个感情也日渐亲密了起来,陶赫在学习上对两位孩子十分的严格,但在玩乐方面也不亚于其他不学无数之人。

陶醉对简亓的喜爱不比陶桃少,出门游玩时无需陶桃开口,便已经缠着陶赫带上简亓了,久而久之也不需陶醉缠,陶宏出门也会叫上简亓一起。

简亓谈吐文雅,浑身上下都露出一股书生气,陶赫对简亓也是欣赏的很,有些宫廷的活动也会带上简亓,一是让简亓见见世面,二是简亓做事很让他放心,与其他臣子临时谈论朝事时,将陶桃陶醉二人丢给他便好了,做事周全、心细,不就就变成了陶赫的小心腹。

简亓本就见多识广,陶赫也放心把姐弟俩交给他,而陶醉也很懂事,总是在关键时刻偷偷溜去说要上厕所,实际上其实是躲在假山后面看简亓和陶桃卿卿我我。

“简亓,过来!”陶赫示意让陪陶醉玩耍的简亓来到他身边,“来,这是武官宋大人,以后你就跟着他学武,知道了吗?”

“是!”简亓欠身作揖“谨遵教诲。”

完了完了,我把陶赫打成陶宏了……现在我又找不到陶宏飞哪里去了……到时候发了你们将就着看吧。

连图片都不能发,神马情况(zhuo急)

我知道为什么车3很多人不能看了,(笑哭)因为被禁了,我从新弄一个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