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糖

一个拥有幼儿园文笔的作者,连设置保护作品都不会的沫沫……

老许头表示想打人,我把原文进行了修改然后准备跟结尾一起发……but!我要吐槽石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每次复制粘贴上去的都是连在一起的?我的自然段呢?exm?我心疼我的手。

恋9(含某些……你们懂得)

终于某人催的东西来了,相信我,真的!我答应你们的。

简亓×陶桃

“桃儿~”简亓拉着陶桃的衣角,像个孩子“咱们吃饭去吧,我都快要饿死了。”

“噗~”陶桃在简亓的脸上嘬了一口“行啊,吃什么?”
简亓随手一指“我觉得那不错,就那里好了!”
“糖记面馆……”陶桃歪了歪头,“名字挺土,店面倒还挺干净。”

“哎呀,走了走了。”简亓拉着陶桃就往里面走。

“婶!”简亓推开们就喊了一声,陶桃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

“哎呀,小简啊。”出来的是个年过五十的女人慈眉善目,让人看着很是舒服“你可是好久没有来了,哟,这位是……哦~我知道了是小简的女朋友吧!欢迎欢迎。”

“这是……你那破产的叔的……?”陶桃凑到简亓身边,一脸乖巧。

“对”简亓借机亲了亲陶桃的脸,“她跟那次所有事情都无关,她是那次无辜的受害者所以就把她安排在这里了。”

“看来你对她还是很上心的?”陶桃白了简亓一眼顺便还了他一个吻。

“面来了,小简啊,你去里屋把饮料拿出来吧,你和你女朋友都喝一点。”

“好”

“小简是个好孩子啊,你不亏的。”

“他确实挺不错。”

“我也看的出来你是个好姑娘,我相信小简会好好对你的。”

“他……对我挺好的。”

“婶,饮料放在哪里啊?”

“你再找找看,就在那个柜子上。”

“这么多年了,我都还没有见到小简带一个女孩子来看过我,一直都是他一个人……”

“嗯……”

“小简一定很看重你吧,你要好好照顾他,别再让他一个人了,过去的事是我们对不起他,现在就让我来弥补吧……”

“婶,你确定在那里吗?”

“哦!小简不用找了,我老糊涂了,我把它们放到冰箱里了,我去拿。”

“还是我去吧,婶。”

“不不不,我去待会儿你又找不到了。”

“就让阿姨去吧。”

“……行,那婶你去吧。”

“哎好。”

已是晚上。

简亓发现陶桃的情绪不太对,从面馆出来之后陶桃一直沉默不语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

“你……怎么了?”简亓把车靠边一听看着陶桃。

“没事……就是困了。”

“那走吧,行李我来理,一会儿到酒店你先睡吧。”

“好。”

陶桃哪是能闲下来的人?到了酒店像个陀螺似得不停的转这转那,将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简亓帮着忙准备收拾碗碟,突然陶桃的动作停了下来,简亓望去发现她眼眶发红,眼泪珠子挂着硬是没掉下来。

简亓慌里慌张的看着陶桃,伸手要把陶桃的眼泪抹掉。

“简亓,你说……我……我是不是一个大傻蛋啊?”陶桃抽抽噎噎,看的简亓心疼死了。

“怎么会呢?”简亓心都快要碎了,好好的人,说哭就哭了,“我们桃儿~最厉害了,最聪明了。”

“不是这样的,我就是个傻子……”陶桃摇摇头抱住了简亓,趴在他的胸口“你看你这么好的人,我说不要就不要了,当时我怎么这么傻啊,万一你要是被别人拐跑了我可怎么办啊?呜呜呜~”

简亓又心疼又有些哭笑不得,把陶桃抱在怀里哄“好啦好啦,不哭了,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吗?不难过了好不好,嗯?”

“你不知道我离开你以后,我真的好孤独好孤独,有时候我真的想把你找回来……”

“好啦好啦,不说了,不说了,那些都是过去式了。”

“嗯……”

咳咳,强调一下,后面还有,链接见评论。

在外面呆了不到3个小时的糖某黑了一个色号,因为本人路痴的属性,硬生生吧一个马路的距离,走成了2公里多(保持微笑)

前生前世(预告片段)

正值太平盛世,当今皇帝虽政治有方,但却无法真真的体察民情,只能从朝廷中几位清廉臣子中少做了解……有一家最受皇帝的器重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此家便是名声远扬的——陶家。


糖:真的就是片段啊,用一个中考生的话来讲就是文章开头的第一自然段。

明天中考,回来发文,还有啊,目测心仪的学校是去不了了,只能去当职高生了。原谅我这个渣渣。

恋8

昨天晚上两人就安安生生的早早睡了,以至于一大早两人就醒了。

两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对大事件必定要保持十分的清醒,所以两人都有浅眠的习惯。简亓一手搂着陶桃一手把玩着陶桃的发丝,看着简亓玩弄着自己的头发不亦乐乎,陶桃也是很无奈,也顾自己计划着今天一天的行程。

简亓看着陶桃把时间都给了工作,没有留给自己,又把怀里的人儿搂的紧了些,呼吸打在颈窝,痒得陶桃咯咯笑。

“你那什么来了,就别那么累了,天天这么忙,当心身体累坏了。”简亓小声抱怨着。

陶桃吻了吻简亓:“累不坏的,你看公司刚起步时,宋玄的什么采访,演出,录歌不是我亲自盯的?”陶桃起身扔下简亓一边开始洗漱,一边说:“而且最近我看上了一个艺人,他挺努力的是个好苗子。”

“啊?你又要带新艺人?”简亓听到立刻坐起来要找陶桃,奈何陶桃老早就把门给反
锁上了,“不行,我不允许!”

“哎,不是,什么时候我带着个艺人也管了?”

“陶桃,我……你……,哎呀,反正你就别带行不行?”

“哼,我,就,不,我就是要带,有本事你来跟我抢啊!”

“好啊,那我抢定了,他叫什么?”

“达夏”

当达夏坐在会议室被三个人围着的时候感到自己好幸运,但更多的是懵和纠结。一边是陶桃人脉广手上资源众多,但要求真的超严格,达夏担心自己会吃不消。而另一边是简亓,也许资源并不是很多,但要是接了,说不上大红大紫,到时候身份也抵的上一个大牌儿了,更何况这边还有自己的偶像程以鑫,弄不好排练、训练的时候还能见到,自己简直就是追星界的赢家,还有一个祖宗差点忘了——宋玄,明明是哥哥比我这个弟弟还会撒娇……还有一边……伍总,伍扬呡了口茶摆着看戏,察觉到达夏表情写满了纠结,伍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走了。

“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达夏心里发出了无助的呐喊。

“额……”达夏干笑两声“那个我其实还没有想好……”

“那就给你时间考虑。”陶桃用指尖敲了敲桌子,“两天,给你两天的时间,后天下午3点我和简亓在会议室等你。”

“哦,好的桃姐。”达夏噌的一下站起来,转眼之间就溜了,“真是见了鬼了,怎么突然……被两个经纪人同时看上了?一点是我太有魅力了,嗯~肯定是是这样。……啊哈哈哈,我真是有毒,犯什么神经病”
达夏正打趣着自己就看见宋玄迎着自己跑过来,拉住自己跑向音乐教室。

“哎哎哎!宋玄大哥,你……你慢点儿。”

宋玄一屁股坐在钢琴前面,清清嗓子:“我准备了一首翻唱的歌曲,抒情的,你听听看哈。”

“朝着日落大道奔去,

久别重逢是否可能,

把破碎的爱再还原,

原来爱不害怕路途遥远,

也不害怕时光流逝人是非,

只怕爱的不够坚决,

还……………………………
………………………………

爱的勇气,

我已准备好,

再次迎接爱的怀抱。”

一曲终,达夏听的眼睛发亮:“宋玄大哥,你唱的太好了,尤其是后面的高音,啧啧啧!”

“哼哼,那是!”宋玄叹了口气:“哎,说实话吧,我真的挺紧张挺期待的,毕竟这么多年虽然跟鑫哥玩的很好,但上台合作演出,实在是第一次。”

达夏点点头,表示同意。

“对了,刚刚简哥和桃姐找你干什么啊?他们两个……怎么吵起来了?刚刚还听见那群小姐姐在“茶水间”里八卦呢,说桃姐之前还跟简哥腻歪着,现在怎么翻脸了?”
“额……他们两个……好像都想让我做他们手下的艺人。”

“那很好啊!”宋玄跳起来摸摸达夏的头,“那很好啊,说明我们的达夏很优秀。”
“可是……也很让人头疼啊。”达夏扶住额头满脸的无奈,“不知道去谁那里。”
“我说要不你来我这边吧!而且跟着桃姐还有冰淇淋吃多好。”

“啊哈哈,宋玄,啊哈哈哈你好傻,好可爱啊,啊哈哈哈!”

“哼!说了多少遍了要叫我宋玄大哥,而且你说谁傻呢,说谁可爱呢?”宋玄做了一个三爷耍帅的招牌动作(龙女姐姐们绝对知道啊)说到:“我这叫帅好吗?”
“噗哈哈哈哈!”

看着教室里打闹的小朋友,陶桃得意的转身对简亓说:“听到么,我赢定了。”

“哎呀,桃儿~,你就听我的嘛~你想带艺人我帮你嘛~啷个不都一样的噻。”简亓急得说出重庆话,而陶桃因此笑的花枝乱颤,学着他:“你啷个时候学滴重庆话勒?”

(糖:后面的部分懒得写了,概括一下顺便说一下从这里开始会跑题跑到到大明星跟3个人疯的不成样子的……事……吧。)

(后来达夏签到了陶桃名下,毕竟……桃姐比较强势,在简哥那里还不是一样得听桃姐的,但事实上是简亓在管,桃姐负责这程宋“合璧”,然后简亓要盯着程以鑫,又不放心达夏,就拉着达夏一起到了现场。达夏坐在观众席带着口罩,喊到嗓子哑,被声乐老师责备了一通。)

The next

这次的节目十分成功赚足了话题与热度。伍扬手一挥,批了公司上下所有工作人员全体放假7天而且带薪!公司一片欢呼,转眼间没了人影。

简亓本想兑现诺言请妙妙姐吃饭来着,妙妙姐听了摆摆手,拎着包开溜了,“等你俩结婚了,让我少随些分子就好了,那个…假期快乐啊。”

简亓……是个好男人,陶桃虽说不是福人,那几天简亓硬生生没动陶桃一根汗毛。(糖:所以简亓,我采访你一下,你这个假期套带够了吗?     简亓:(白眼)说什么呢!我是什么人?干嘛带套?我和桃儿可是要生孩纸的。  陶桃:闭嘴。)

简亓翻了翻手机:“桃儿,咱们去那儿?我感觉……人都好多。”“随便吧。”两人就这样来了人生第一次毫无计划的旅行,而程以鑫拉着小粉丝一起住进了azy公司的老总家里,也能“安生”一阵子。

(达夏:鑫哥,我真的可以跟你一起迈?

鑫哥(微笑):当然!内心os:看三儿还能怎么挑我茬。

宋玄:哎呀!达夏你怎么话那么多,啷个你不乐意?

达夏:我太愿意了好吗!)

于是……

三爷:“阿大……”

程以鑫(笑):“嗯?”

三爷:“……(苦笑)”

“哎呀~三儿~”程以鑫一把拉过达夏“你看这个小盆友这么可爱,还是我的粉丝,简哥还带他……”

“okokok,打住。”敖三扶额。

“三爷,你看这样行不行,达夏把你的活全包了,还不捣乱。”程以鑫拍拍胸脯,一脸担保人的样子。

“三哥~三哥~你就让达夏留下来陪我一起玩嘛!”宋炫都开金口了,三爷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达夏,这段时间活你包了哦!”程以鑫拍了拍达夏。

“……”达夏(懵脸)

“怎么难道不想跟我住一块儿?”(程)

“想啊……”

“活儿……”

“包了包了”

“哎~这才乖嘛。”

“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达夏嘟囔着。

(糖:我在写什么(笑哭)?)


emmmm……现在就是我的专业课出乎意料的过了!然后现在文化课又要不过了(头疼),然后下一章是我乱写的无cp的脑洞……会短一点吧……然后会有车(我知道你们老期待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更就得看我班主任什么时候把手机再给我吧。

闭关一月!6月20之后会在啦!专业没过说真的……真的挺难过的,毕竟付出了那么多,不管是钱还是时间,精力,行动……都有在努力,却被在考试中小小的紧张情绪全部打乱……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就不应该在专业上坚持下去……让身边的人失望,让自己失望……晚安各位,在剩下的时间……我会努力考一个好一些的学校,但只可能是职高了(绝望)在专业上花费的时间太多……文化课跟上的太困难。祝我好运,考完放松完发我的烂文,真的!偏题偏到哪里都不知道了。
爱你们。

没事,不就是专业考试没过嘛,正常。大不了,死了重活一次。

我来请个假蛤!就还有一个月中考了……我找个时间吧过了这个星期手机上交,备战中考去了!祝我考上长征中学(允许我不要脸一下)

简单的爱(乱取的)

天泽感觉自己陷入恋爱了。

只是看了一段糊糊的监控录像而已。

因为是交通监控,所以拍的都是车。

在一辆红色的跑车上,一个傻子朝着高速公路入口的抓拍的摄像头比了一个标准的“V”,天泽只感觉心跳有些,快神情开始恍惚。

不知错过了多少内容,天泽被同伴摇醒。

“天泽,你怎么了?这个人违章了,你看看能不能看清车牌号。”

“好……我试试看。”天泽很快将车牌号给理清了,但天泽有些失望的是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

“好天泽,谢谢了,期待再次合作啊!”小职务员笑到。
“可别,太麻烦了。”
“哈哈哈哈!”

什么叫做,办公室恋爱?天泽不知道,但他只知道他是在办公室里遇到恋人的。

“天泽!过来。”

“好!”

刚走过去的瞬间就呆住了,又是熟悉的心跳。可……人有些多啊,到底是哪个呢?

“贝贝?发什么呆做记录啊。”

“哦哦哦,不好意思。”

天泽靠墙站,想着不会打扰到他们,自己也不会很尴尬,心里暗自得意。

“来,你先开始,其余人……靠那个警官站好。”

“……”

这次的“坏蛋”们,很是乖巧,没有反抗直接一个一个站好。

站在天泽旁边的长得很高,低头记笔记的天泽完全看不到他的下巴颏。
“嗨!你好啊。”声音很近,很轻,天泽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努力克制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你长得真好看。”

“唰”李天泽真的忍不住了,打了声报告悄悄跑了出去,看着自己红扑扑的脸,天泽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翻了个白眼。

“这是我的名片……”镜子中有又多出来一人,“很高兴认识你。”

“简亓?”天泽接过名片,正面面写着简亓两个大字,其余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还真不是普通的名片,材质是铁,上面没有写工作单位却有家庭住址,天泽看着表情纠结。

“这个名片不是每个可爱的小朋友都会有的哦。”简亓狡猾的笑了笑,露出了虎牙,一步步逼近,“这张名片只有我家里人才会有……”

天泽感觉一阵冰凉透过警服传来,意识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顿时害怕的身子一软,还没等身体下落就被身前的简先生搂住了腰,抬起下巴对上眼睛:“所以……你现在是我的人了。”说完在天泽红扑扑的脸上落下一吻潇洒离去。

天泽喘了口气抬头又是那个人,吓得天泽毛都炸了,简亓摸了摸他的头:“记得把它带在身上哦,乖。”

后来是怎么被他骗上床的李天泽忘了,因为天泽那天喝醉酒了,醒来发生过啥,他都不知道。

每当简亓问他当时为什么不把名片丢掉时,天泽就很乖的会说因为我被你驯服了呀。

这句话简亓很同意,天泽就像一只漂亮的小猫咪,招人喜欢,招人疼,恨不得让人天天捧在手里,抱在怀里。

end

我肯定是个假写手。

http://yalishandanuofusijihuasheng.lofter.com/post/1f23849a_12b9172c

这段话哇,是一个故事的结尾啊,但我已没有精力能写,没有梗的写手,(啷个也不管是什么cp了)想要梗的,讲啊。

还有啊,我今天上完课,在公交车上打文,打着打着控制不住自己睡着了,行吧,慢慢的,总会打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