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糖

大家好,我是鱼姐姐。

前生前世2

陶桃领着陶醉在花园里瞎转悠,讨论着今天简宏刚教的知识,陶醉不是简宏教的所以只能听着并且纠正陶桃的错误,陶桃不气不恼只是歪着头听陶醉指教。

“哎呦!”

“?”陶桃陶醉吓了一大跳,同时朝对方使了眼色,一起向那方走去。

那人睁开眼看到两个穿着华丽的贵家孩子顿时从地上蹦了起来,满脸警惕的看着他俩。

“你们……你们干什么?”

“小朋友,这儿好像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谁说我不能来了,这里我可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没人能拦我。”那人拍拍寒碜的衣服,试图将身上的泥打掉。

“放肆!”陶醉火了“谁给你的胆量说出这样的话!”

“陶醉。”陶桃拦住陶醉,转头对那人说到,“我们其实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这样贸然进入你不该来的地方,你觉得……我们会怎么做呢?”

陶桃不知从哪里亮出了刀,在那小孩的面前晃了晃,“我可不知道这刀会扎在你哪个地方。”

那小孩儿愣了一下又恢复原来趾高气扬的样子:“哼,这次我就先放过你们,下次你们可就没这么好运了。”还未等陶醉陶桃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跑的不见踪影。

“陶小姐,陶少爷。”快步赶来的许公公向他们行了个礼,“不知两位有没有看到有个跟你们差不多年龄的小孩儿从这儿走过?”

“好像……”
“抱歉公公,我们没有看到,不过……我好像刚刚听到那边有人在喊……不知道是不是公公要找的人……”陶桃向前一步恭恭敬敬。

“奴才在这儿谢过小姐了……”许公公赶紧还礼,向后面的太监招了招手,“快走!”

陶桃许看着公公带着其他人向远方走去舒了一口气。

“姐~!”陶醉满脸怨念的看着陶桃,“刚刚那个人何等猖狂,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姐你为何要护着他啊?”

“陶醉,”陶桃转过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我们该管的事尽量不要牵扯进去,更何况那人看起来也不过如我们这般大,何苦难为他。”

“……”

“还有,以后这种事能避则避,万万莫要牵扯进去,若是小偷小盗还好,若是就这样得罪了不得了的人,后果不堪设想,这种事情……父亲大人也没少嘱咐我们……”

“姐……我知道了,是我鲁莽了……”陶醉垂下眼睛。他虽然小但是知道的事却不少……他们陶家既然身处高处,就少不了背后使绊子的……

“万事心细小心……”陶醉看着在前面顾着自己走的陶桃,再次告诉自己。

“我离开你才不到一刻,你就急成这样?”
简亓使坏的绕到陶桃后面吹了一口气。

“别闹~”陶桃笑了笑推开了简亓,拉着他走到了一个角落,“怎么样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吗?”

“放心不是,只不过……”简亓抱住了陶桃闭上眼睛“我怕是要离开你有一整子了。”

“啊?为什么?”陶桃愣了一下,又追问到。

“令尊让去宋大人的军营里打打下手,在军营里学习……”简亓睁开眼看着陶桃,“我会努力,争取早点回来……回来娶你。”

陶桃瞬间红了眼眶,扬起拳头狠狠的锤了一下简亓的肩:“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简亓的手心疼的附上她的脸,抹去脸上的晶莹:“十八岁,我一定娶你,让你风风光光的进入简家。”

陶桃推开简亓擦干脸:“好简亓,这可是你说的,我等你5年,5年之后我若是没有看到迎娶我的花轿,你就死定了。”

“桃……”

还未等简亓把话说完,陶桃就转身跑了出去,蹲在假山后面留着眼泪。

“我的天?怎么又是你?”

陶桃抬眼看了一眼又是那个小男孩,便不管他啊自顾自哭着。男孩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叹了口气蹲下来手指在草地上随意的拨动着。

说实话他本来想要走的来着,但当陶桃抬起头看向他的时候,他就被那双眼给迷住了。

那双眼睛本来就好看的紧,加上陶桃这么一哭连眼尾都带了一抹显而易见的红,在眼泪的衬托下显得楚楚动人,让人疼惜。

“你……”男孩儿等陶桃哭完扭头看向她,小心翼翼的问到“还好吗?”

“你叫什么名字啊?”陶桃忍着哭腔问到。

“米……乐,我叫米乐,米饭的米,乐就是……代表高兴的那个乐。”男孩儿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

这可不能全怪米乐,实在是因为青春期的女孩子对男孩子无法抵抗的吸引力。陶桃的嗓子在哭过之后变得哑哑的富有磁性,一下子就痒到了米乐心里。

“那……你叫什么啊?”

“我叫陶桃,第一个“陶”是陶养情操的的陶……另外一个是桃花的桃。”陶桃忽略了他的“无理”,但也没好气的回答道。

“陶……桃。”米乐仔细思考了一下“哦!你就是今天父……皇上宣见的陶赫的女儿,陶家的大小姐!”

“不许直呼我父亲的名字!”陶桃瞪了他一眼,却将米乐逗笑了。

“你笑什么笑,还笑!”陶桃作势要去打他,米乐慌忙往后退,“不笑了不笑了,啊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

陶桃站起来擦干脸上的水,理了理衣服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对米乐说:“今天这事儿就是……我哭了的事……你可不准传出去……你要是敢乱传,小心要你脑袋!”

“是小姐,”米乐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回答道“我一定不会把您哭的梨花带雨的事情说出去的。”

“你!算了算了,简亓一定在找我了,我得赶紧回去。”

看着陶桃远去的背影,米乐展开了笑容。

“太子爷啊,老奴可算是找到您了,快跟我回去吧……太子爷?”

“啊?”

“太子爷,您可赶紧跟我回去吧,皇上正在找你呢,再不回去皇上又指不定怎么罚你呢。”

“好……我这就跟你回去。”

“啊?”来抓米乐的公公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哦!好的,请跟着奴才吧。”

“这天是变了?”许公公嘟囔着,摇了摇头。

“你这个不孝子!”敖伍气的将奏折扔在他的身上,“敖三,既然将你立为太子,你就应该做好你自己的事,天天不学无术,翻墙躲人的本事倒是一流。”

“皇……”

“父皇,儿臣知错了,从今往后儿臣一定会好好学习,担得起太子一职。”

面前敖三的改变让敖伍和准备求情的许公公都愣了一下,不过终究这是一件好事敖伍也不在多过问。

过了这么久第二篇才发出来,实在对不起各位。
我自己甚至都觉得,七折会不会没人了。
我等,一直等,等he。







国庆也不发文……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对不起,中秋节没有更文,是我的错,我会努力的。

如果我把亚轩女性化,我觉得我会打死我自己🙃,所以前生前世陷入瓶颈。

《熊孩子是怎样炼成的》

我也是那一类人了。(鞠躬)文章实在写不下去了,好几次都想退圈,后来我忍着心痛,为我的一推打榜做数据(先说一声,不是🐴),我QQ上有很多的……所以我很多的想法实在没法说。
        也许到了这儿,我也开不了口,请原谅我的懦弱,可没办法,这就是我。

春风十里不如你了:






见过熊孩子吗?




不说人性本善或者本恶,只能说人性本空白。




小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对一切都是陌生的,慢慢成长的过程其实也是对外界不断探索的过程,或者说试探更合适。




试探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什么事做了会被人赞同,什么事做了就是大逆不道,在这不断的试探过程中,小孩儿会慢慢形成自己的三观,并且逐渐建立和完善,而这些就成了他日后的立身之本。




后来,这个孩子长大了,他想做点生意。




他有一项很厉害的技能,就是捏娃娃,娃娃捏得好看,往外一推,不少人喜欢。




于是,他开始卖试探着把娃娃卖出去。




小时候他试探的是这个世界,要卖娃娃的时候呢就开始试探这个市场。




什么是市场呢?




简单粗暴地理解为揣着钱袋子的各位也是可以的。




孩子的每一次营销都是对别人钱袋子的试探,怎样做他们会喜欢,会买账,会砸钱,怎样就是最好的。




试探之后呢?自然是要做些应对之策的,听听钱袋子们的声音,接收接收外来信息,有则加勉无则改之。




嗯,对,正常情况是应该这个样子的。




但是钱袋子们反馈了什么样的声音呢?




给娃娃拍点小作坊式的生写照片,买!


分庭抗礼,热情高亢,像是战壕里的斗士,拼命榨取自己的鲜血,上杆子送金币。




给娃娃弄点频频出错且粗制滥造的日常放送,夸!


深更半夜的等待,气不过说两句也没什么重话,一放粮就拜倒。




牵着娃娃做一些逻辑混乱漏洞百出的微电影,捧!


闭眼吹,天南海北地夸,劳心费力,前仆后继,总算捧出个一周十来分钟的会员制电影。




这个一直试探的孩子听到了什么呢?




自然是万世升平,欣欣向荣,好像放眼宇内,无人可以匹敌。




哦~原来这么完美。




那就一直这样吧,不用去进步,不用看外面的世界,最多最多,多捏几个娃娃,扔一批,再捏一批,新的娃娃好看,推出去,又是好价钱。




旧娃娃呢?哎呀~扔就扔了,反正都会被人忘记。




有人说,熊孩子早晚会有人收拾的。




唔~我不知道这句话对不对。




我只知道,在这熊孩子被收拾之前,他那些娃娃早就跌进黑暗,在无人可见的位置,烟消云散了……


熊孩子的炼成怪谁呢?

他自己吗?

不是的,一半的责任是那些一味纵容又一次次原谅的钱袋子们~

对不起,我也是其中之一……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心痛的感觉。

短打

私设预警
误上升真人
短篇速打

陶桃×向横
高一教学楼
“向横!”陶桃揪住一个比她高一个头的男生甩在了墙上“你给我站好!”

“???”眼前的男生眉头一皱,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低头去看面前的女生。

“你……为什么要欺骗贺同学?”陶桃发狠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吓到这个男生,反而像一只气急了的小猫。

“噗”向横弯腰向陶桃靠近,“什么叫骗?我们当初两厢情愿,而现在她自己接受不了是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陶桃气红了眼眶,眼睛仿佛要把向横瞪穿。

“陶小姐先别生气嘛~”向横从口袋中抽出手,打断了陶桃的话。

“关于分手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是因为我……发现了我真正喜欢的女孩……”

向横突然拉起陶桃的手抬起来嘬了一口。

“你干嘛!”陶桃猛的抽回手。

“这位同学借一下你的纸和笔。”向横侧过身抽走了过路同学怀里的纸笔,在上面飞快的写了一行字“你等等……诺给你”

一团被草草被折起来的纸被塞到陶桃的手里……

“回到班在看哦!”向横扔下了一个wink,就利索的进了班级。

“哦,对了!”向横突然又从班级中探出头来,“这里面有你想要的答案,又有我想要知道的答案。”

‌“???”
这下轮到陶桃蒙了。
“……”

回到班级,陶桃小心翼翼的展开那张纸条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白了纸条一眼。

“切~谁愿意啊。”

却没有感觉到上扬的嘴角与发烫的脸颊。

纸条静静的躺在垃圾桶里,没被撕破的纸皱巴巴的,上面再潦草的字迹也掩盖不住字清秀的本质和暧昧的气息。

“我对你一见倾心,愿用一生作为初聘礼,来换取你的一世,不知你可愿意?”


心情原因,停更n天。

写文?不存在的

刚刚看了一段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又想到了某位大大,我觉得确实有必要这么做,以后发文不带祺泽等真人的tag,我会注意的。(努力)